菜單/MENU

2020-11-05
“衛生巾互助盒”為什么火了?值得我們更多關注與推廣
近日,“衛生巾互助盒”火了,不斷在微博、朋友圈、空間刷屏。
 
2020年10月14日,博主@梁鈺stacey在微博分享了一位中學女教師給她的留言,該名女教師在教室里做了衛生巾互助盒,方便忘帶衛生巾的女生使用。
 
衛生巾互助盒的想法一經提出就得到了華東政法大學、中國政法大學等高校女生的響應,她們在經過校方許可之后于女洗手間設立衛生巾互助盒。截至10月29日,共有來自206所高校的學生自發參與其中。
 
 
短短十幾天的時間,衛生巾互助盒從最初一個簡單樸素的小紙盒,發展為具備帶殼塑料盒、防潮袋、說明標簽的衛生設施,甚至還有高校制作了衛生巾自動售賣機。
 
這個活動再次將衛生巾議題帶入輿論漩渦。有網友認為這是女權主義在作秀,也有人質疑將衛生巾互助盒放在廁所外是否真的能改善月經羞恥文化。
有強烈支持該活動并打算從高校推廣到單位的熱心人士;也有認為發起者“不害臊”、“不該把隱私問題拿出來占用公共資源”的反對聲音;還有肯定活動的意義,但擔心互助盒衛生安全狀況并質疑其可行性的中立表達等。
 
除了互助活動本身,話題度最高的的是兩件事,第一件是中國政法大學里男廁外設立了“衛生紙自助盒”,暗示男性自慰也應該“去羞恥”。
 
 
另一件事是一位捐贈了衛生巾但在紙條上留言“我是女性的兒子、丈夫和父親”的男性,被指其話語背后暗藏著把女性視作不獨立“附屬品”的父權邏輯。
 
 
衛生巾雖小,卻關乎天下女性最根本的生理問題,但在長期“月經羞恥”的文化壓制下,衛生巾與月經問題始終缺少話語權。
 
不過,從援鄂醫療隊的衛生巾問題,到數月前的“散裝衛生巾”事件,再到現在的衛生巾自助活動,以衛生巾為代表的一系列事件正在努力構建以“拒絕月經羞恥”為突破口,關心女性切身利益的議題矩陣,以期在全社會范圍內為爭取女性的公共話語權而作出貢獻。
 
衛生巾互助盒的杠桿力量
 
“米兔”反性侵運動、反墮胎法案、對冠性權的爭論、張桂梅怒斥全職太太……近幾年國內外關于女性解放的話題從來沒有停止過。
 
 
這些話題涉及到的核心觀點都涉及到“性騷擾”“教育資源分配”“職場性別歧視”“生育婚姻自由”等原則性的問題,它們多關注在既有社會規則中,女性受到的結構性壓迫和父權壓制,沉重又深刻。
 
其實衛生巾問題和月經羞恥近年來在網絡輿論中一直都是平權運動的重要符號:四年前傅園慧面對鏡頭坦然表示自己來例假身體不舒服;雪莉生前在關愛女童運動中以捐贈衛生巾表達她的愛心;2020年國內多次關于衛生巾問題的輿論浪潮……
 
 
衛生巾體量很小,卻能左右女性日常生活的體驗,而這一決定女性過得是否舒適的重要元素卻長期失語,被所謂的“文化傳統”隱藏甚至污名化,例如網購衛生巾時默認“私密發貨”;讀書時男/女生對來月經一事的嘲笑等。
 
更糟糕的是,不少女性自己都將“月經羞恥”視作合理的“傳統觀念”。
 
因此,衛生巾互助盒的“撬動”意義才顯得如此非凡,通過易于執行的操作,把女性對于“拒絕月經羞恥”的訴求清晰明確地表達在公共場合。做“小事”,大方說。
 
在活動中,衛生巾互助盒的背景紙上印有“拒絕月經羞恥”的字樣,隨著該活動引起了廣泛關注,“拒絕月經羞恥”的呼吁也再次得到了強化。女性們正通過這種“以小見大”的巧妙方式,更多人看到了衛生巾問題的重要性,她們渴望實現“拒絕月經羞恥”這一觀念革新的勇氣與決心也傳達到了公共空間的大部分區域。
 
文章來自公眾號“博衛傳媒”,如侵權請聯系刪除
推薦閱讀
91香蕉视频污下载-91香蕉视频下载-91香蕉视频下载app官方链接-91香蕉视频下载app污版下载